我在美国参加高考阅卷的经历
2008年6月,我参加了美国大学理事会组织的AP中文阅卷工作。AP是“Advanced Placement Program”的简称,可译为“大学先修课程”,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AP很像中国的高考,他有很多科目:历史、物理、微积分,各种外语等。高中生可以凭考试成绩证明自己对各个科目的掌握程度,不仅申请大学时可以增加有时,而且入学后还可以免修该门课程并获得相应学分,既省钱又省时。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高中生参加各种科目的AP考试。
经过几年的开发研制,从去年开始,中文AP试卷投入使用,今年有4700多名考生参加中文AP考试,并有170多名中文教师参加阅卷,据说这次 AP问卷招募了大约1万名来自全美各大学和中学的教师,问卷地点分布在五个城市,其中,中文、日文、微积分和生物等科目的阅卷工作被安排在了位于美国中不的堪萨斯城,大约3000名阅卷人员顿时给这个人口不多的城市带来了些许喧闹。
轻松闲事的阅卷工作
2005年,我曾在国内参加过高考语文阅卷工作。其强度和压力实在让人不堪回首。我本以为这次又接了一件苦差事,但第一天阅卷工作结束,我惊讶地发现原来这次阅卷工作这么轻松。与国内高考阅卷的辛苦程度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我们是在巨大的仓库里工作的。空旷的场地用简易门和帘子按照不同组别分隔开。在里面工作并不憋闷,冷气也开得很足,因为美国的劳动法规定,有多少人就要开多大的冷气。阅卷工作有序进行,并不需要赶进度,更不会加班加点。到了休息的时候,组长还会强迫你休息,如果你还在工作,组长会过来催你马上停止。
一天阅卷工作下来,我们居然吃了6顿。有老师戏称,我们简直是被当成猪在喂了,我们一天的时间安排如下:早上8点吃饭,半小时后开始阅卷工作;10点半的时候休息一次,有饮料和点心供阅卷老师随意享用;中午12点吃午饭,下午一点开始继续工作;3点半在休息一次,可以来杯咖啡提提神;4点半收工,5点接着吃晚饭,晚饭后还有沙龙、论坛等活动。
五花八门的考试答案
我们小组由7个人组成,由一个组长领导,中文AP由“听、说、读、写”四部分构成。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对“说”这一部分中的两道情景对话题打分,其中一道题目是:你去应聘中餐馆的服务员,老板问你,顾客想知道中餐合西餐有什么不同,你会如何回答。考生的答案真是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其中有不少人的答案让我真想大笑出声。却又苦于阅卷场所必须保持安静不得不忍住。于是我只能一边听录音一边抿着嘴偷笑,几天下来,都快想出内伤了。例如由考生回答说:“我不知道有什么区别,请你告诉我。”或者吭哧吭哧十几秒,忽然发现时间不够了,最后用气氛而无奈的口气以一堆脏话结束。最搞笑的是,有考生回答说:“中餐是中午吃的,而西餐是晚上吃的。”最后,居然有一位美国男孩以一口地道的山东话回答:“西餐用刀叉挥舞,很暴力;中餐用筷子,很文明。”……而我在听了上百位考生回答中餐和西餐的区别后,已经不知道这二者的区别究竟在哪儿了。
中文教师的春天
在美国教授中文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此次阅卷工作给很多多年未见的老友提供了难得的相见机会,一些老师移居美国已有多年,一下子遇到这么多从事汉语教学的同行,大家都很兴奋,经常互相交流教学经验,在我们这群中文教师当中,仅有两位是美国人,他们的汉语水平却着实令人惊叹,其中一位告诉我,他之所以选择中文教师这份工作,是因为现在在美国学习中文的人越来越多,中文教师的职业前景一片光明。
在一天的阅卷工作结束后,我喜欢邀同事外出散步。一同感受这座富有欧洲特色的城市。令人惊讶的是,在路上我们经常会碰到有人用中文与我们打招呼。甚至连街头小贩也会用中文问上一句:“你想卖点什么?”更有趣的是,居然还有人在摊位钱打出了中文牌子:欢迎使用人民币。大概他们把我们当成了来堪萨斯城旅游的中国游客了吧。同时忍不住笑着对我说:“看,我们的春天到了。如今,学中文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捧得可是金饭碗啊。”
这是在网上找到的一篇文章,很有启发性,推荐给国内的学生。 2008年6月,我参加了美国大学理事会组织的AP中文阅卷工作。AP是“Advanced Placement Program”的简称,可译为“大学先修课程”,在美国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AP很像中国的高考,他有很多科目:历史、物理、微积分,各种外语等。高中生可以凭考试成绩证明自己对各个科目的掌握程度,不仅申请大学时可以增加有时,而且入学后还可以免修该门课程并获得相应学分,既省钱又省时。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高中生参加各种科目的AP考试。 经过几年的开发研制,从去年开始,中文AP试卷投入使用,今年有4700多名考生参加中文AP考试,并有170多名中文教师参加阅卷,据说这次 AP问卷招募了大约1万名来自全美各大学和中学的教师,问卷地点分布在五个城市,其中,中文、日文、微积分和生物等科目的阅卷工作被安排在了位于美国中不的堪萨斯城,大约3000名阅卷人员顿时给这个人口不多的城市带来了些许喧闹。 轻松闲事的阅卷工作 2005年,我曾在国内参加过高考语文阅卷工作。其强度和压力实在让人不堪回首。我本以为这次又接了一件苦差事,但第一天阅卷工作结束,我惊讶地发现原来这次阅卷工作这么轻松。与国内高考阅卷的辛苦程度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我们是在巨大的仓库里工作的。空旷的场地用简易门和帘子按照不同组别分隔开。在里面工作并不憋闷,冷气也开得很足,因为美国的劳动法规定,有多少人就要开多大的冷气。阅卷工作有序进行,并不需要赶进度,更不会加班加点。到了休息的时候,组长还会强迫你休息,如果你还在工作,组长会过来催你马上停止。 一天阅卷工作下来,我们居然吃了6顿。有老师戏称,我们简直是被当成猪在喂了,我们一天的时间安排如下:早上8点吃饭,半小时后开始阅卷工作;10点半的时候休息一次,有饮料和点心供阅卷老师随意享用;中午12点吃午饭,下午一点开始继续工作;3点半在休息一次,可以来杯咖啡提提神;4点半收工,5点接着吃晚饭,晚饭后还有沙龙、论坛等活动。 五花八门的考试答案 我们小组由7个人组成,由一个组长领导,中文AP由“听、说、读、写”四部分构成。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对“说”这一部分中的两道情景对话题打分,其中一道题目是:你去应聘中餐馆的服务员,老板问你,顾客想知道中餐合西餐有什么不同,你会如何回答。考生的答案真是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其中有不少人的答案让我真想大笑出声。却又苦于阅卷场所必须保持安静不得不忍住。于是我只能一边听录音一边抿着嘴偷笑,几天下来,都快想出内伤了。例如由考生回答说:“我不知道有什么区别,请你告诉我。”或者吭哧吭哧十几秒,忽然发现时间不够了,最后用气氛而无奈的口气以一堆脏话结束。最搞笑的是,有考生回答说:“中餐是中午吃的,而西餐是晚上吃的。”最后,居然有一位美国男孩以一口地道的山东话回答:“西餐用刀叉挥舞,很暴力;中餐用筷子,很文明。”……而我在听了上百位考生回答中餐和西餐的区别后,已经不知道这二者的区别究竟在哪儿了。 中文教师的春天 在美国教授中文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此次阅卷工作给很多多年未见的老友提供了难得的相见机会,一些老师移居美国已有多年,一下子遇到这么多从事汉语教学的同行,大家都很兴奋,经常互相交流教学经验,在我们这群中文教师当中,仅有两位是美国人,他们的汉语水平却着实令人惊叹,其中一位告诉我,他之所以选择中文教师这份工作,是因为现在在美国学习中文的人越来越多,中文教师的职业前景一片光明。 在一天的阅卷工作结束后,我喜欢邀同事外出散步。一同感受这座富有欧洲特色的城市。令人惊讶的是,在路上我们经常会碰到有人用中文与我们打招呼。甚至连街头小贩也会用中文问上一句:“你想卖点什么?”更有趣的是,居然还有人在摊位钱打出了中文牌子:欢迎使用人民币。大概他们把我们当成了来堪萨斯城旅游的中国游客了吧。同时忍不住笑着对我说:“看,我们的春天到了。如今,学中文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捧得可是金饭碗啊。”